位置: 主页 > 茶余饭后 >

军校改革,先跨教改这道坎

时间:2017-12-06 08:38 来源: 阅读:

原标题:军校改革,先跨教改这道坎

编者按:贯彻习近平强军思想,担当新时代强军重任,对各院校来说,就是要全面实现转型重塑、培育一流军事人才。然而,挑战与机遇总是相伴同行。尤其当下,分流学员和转轨学员同时走进课堂,教学改革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

使命催征,课比天大。人才培养事关军队建设全局,陆军炮兵防空兵学院南京校区坚持主动作为,注重向内挖潜,边行进、边探索、边改革,用集思广益这把“金钥匙”打开了一道道关卡。

初冬的陆军炮兵防空兵学院南京校区训练场上,近千名学员置身其中,或进行通信技能训练,或进行战术课目演练,或进行自行火炮驾驶训练,呈现出一派火热的练兵景象。然而,几个月前,面对近3000名学员的培训任务,师资力量短缺、装备器材缺乏、场地设施有限,犹如一个个“拦路虎”,让这里显得拥挤不堪。

“既然绕不过去,那就来一次激情跨越!”几个月来,该校区上下各方齐努力,一道道看似无法逾越的沟坎被慢慢填平夯实。

培训员额是往年的近3倍,教学任务如何高效完成?

“模块化教学”走上讲台

教员办公大楼里,侦测教研室主任王冰端坐在电脑前,时而眉头紧锁,时而击键如飞——他正在修改完善专业教学改革报告。

原来,炮兵侦测指挥专业作为基础军事专业,几乎涉及所有教学对象。往年只有20多个教学班次,今年却增加到60多个。而教研室除去刚转业、军事援外、部队代职、学习深造等人员,如今能够全程在位、独当一面的骨干教员不足20人,教员和学员比例高达1∶150。如果依然采用“小班化”教学模式,即使每名教员连轴转,也很难完成教学任务。

“刚开学那段时间,几乎所有教员都不知道这课到底咋上。大热的天,许多教员在野外一站就是6个课时,经常累得直不起腰。”王冰一边感慨地回想,一边指着教学改革报告说,经与其他专业专家教授多次碰撞论证,“模块化教学”这一崭新教学模式逐渐浮出了水面,并在校区上下达成共识。

电脑上,笔者看到,炮兵侦测课程被分成了炮兵侦察指挥、炮兵观测装备操作使用等5大教学模块35个教学专题。虽然教学总课时和实践课教学比重大幅增加,但教的都是“干货”。教员可以集中一天或多天时间,聚焦某个教学专题对学员进行强化训练。

“这在某一时段效果可能明显,时间一长,学员会不会变得陌生甚至遗忘?”面对笔者的疑惑,王冰解释说,模块化教学主要偏重于学员技能强化训练,在要素协同、野外驻训和战术综合演练阶段,学员所学技能还会被强化。而且,考核也由过去的结课即考变成学期结束统一考核,迫使学员全面熟练掌握专业技能。

一个好点子打开了一扇门。在侦测专业教学训练场上,年过半百的副教授姚国应正在组织学员进行决定目标点技能训练。80余名学员不时举起望远镜眺望远方,并紧张地进行图上作业。

“今天作业精度接近优秀。”下课时,姚国应一句话差点“雷倒”了所有学员:“晚上,继续,‘加餐’!”

装备器材难以满足教学所需,学员如何练就精湛技能?

不让一个学员“挂空挡”

马占山综合训练场上,反坦克导弹教研室教员朱敬举正在给学员讲授《反坦克导弹兵器与操作》课程。朱敬举简单讲授完具体操作要领后,学员们随即被分成5个小组,两个小组跑到导弹发射车前开始操作训练,两个小组利用计算机软件进行模拟操作训练,一个小组则围在运输装填车前展开操作训练。

“一堂军事专业课还可以这么上?”看着笔者疑惑的目光,朱敬举笑笑说:“现有装备数量就这么多,采取这种教学方式,既可以保证学员有充足的训练时间,同时学员之间又可以互为教练,提高课堂教学效益。”

装备器材是开展实践性教学的重要保证。今年,为了推动课堂教学与部队训练全面接轨,校区各军事专业实践性教学比重大幅增加,而现有装备器材和教学需求相距甚远。坐等机关配发、从炮兵部队调剂、研制模拟器材……可远水难解近渴,开班开训起步维艰。

在校区组织的一场“说课”活动中,各个教研室领导走上讲台献计献策,许多矛盾问题在一个个奇思妙想中被慢慢消解。

装备教学中心,一堂《火炮操作与使用》课正在进行,几门不同型号的火炮被摆在了同一课堂,学员们在教员的安排下,围在不同火炮旁边,迅速有序地展开技能训练。

牵引火炮教研室副主任李臣明说,目前校区只有1门某型车载炮,而同时展开教学的至少有2个教学班,实装操作时间很难保证。经过对比研究,新旧火炮装备虽然型号不同、性能有别,但基本原理相似,启用老装备教学并不影响学员技能训练效果。

为此,他们把车载炮操作技能进行细化分解,1个教学班以车载炮为主,其他教学班则利用其他型号火炮替代,熟练后再进行互换。教学示范班战士则临时充当起“小教员”,成为一道独特风景。

“用老装备替代新装备,比使用模拟器材训练来得真实,还能学会使用多炮种。”学员们如是说。

炮兵部队力量编成全面更新,教学咋能握着“旧船票”?

打好教学的有准备之仗

“教员,部队改革后,炮兵连编制火炮发生了重大变化,我们应该选择哪门炮为基准炮?”课间,一名学员的提问让教员“卡了壳”。

类似的尴尬现象不在少数。侦测教研室主任王冰回忆起前不久到部队调研时的一个情景:一名刚毕业学员采取手工作业方式遂行观测侦察任务,虽然作业结果正确,却遭到连长一通猛批:“你的手再灵巧,能赶上雷达的速度和精度吗?”

“目前,炮兵部队力量编成已经发生全新变化。炮兵人才培养必须因时而变,需要聚焦炮兵部队岗位能力需求设置专业课程……”听着由陆军火力毁伤专家、射击教研室教授王东亚主讲的《从炮兵部队新编制谈炮兵人才培养》报告,教员们猛然惊醒:炮兵部队已经登上了新战船,专业教学咋能还握着“旧船票”?

改革呼唤执令而行,更青睐先行一步。9月中旬,校区专门召开临时党委会进行专题议教议训,人才培养目标模糊、课程设置界限不清、部分教学内容陈旧等56个问题被逐一亮相过堂。

然后,教员们兵分多路,全面收集了解炮兵部队新的力量编成和作战训练需求。战役战术教研室副主任闫耀祖利用参加跨区基地化训练的机会,向作战部队指挥员学习取经,广泛收集各支参演部队的胜招败笔。返校后,他就忙着整理炮兵部队的新战法、新训法,炮兵部队演习对抗规则、交战细则、评估标准等最新成果并悉数加入教案。

不仅如此,他还与教研室同事一道,对照信息主导、精打要害、联合制胜的体系作战思想,对《炮兵分队战术训练课程》等7门课程内容体系进行了全面整合重塑。

一段时间下来,学员们惊奇地发现,一批鲜活战例和典型案例成为“活教材”,随机开展想定作业成了“家常便饭”,指挥对抗演练更是让人在虚拟战场空间过足了指挥打仗的瘾。

  • 上一篇:“申花”怒放上海滩
  • 下一篇:没有了
  • Copyright © 2016 www.v451.com 版权所有· 盘锦新闻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