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主页 > 汇市评论 >

禁不住的需求 印度代孕产业年创收10多亿美元

时间:2016-05-03 22:45 来源: 阅读:
  印度是全球最重要的代孕国之一。很长时间以来,这里一直都在为来自欧美国家的夫妇提供跨国商业代孕服务。这一产业规模巨大,但也存在诸多难以解决的问题。

  1 巨大的市场

  2009年,美国夫妇朗达 和盖里通过代孕有了自己的儿子。生育障碍让这对亚利桑那州的夫妇没有多少选择,他们只能寻找卵子捐赠者或者代孕者。但是当这对夫妇打算在美国做代孕时,他们很快就发现代孕这件事在美国有多昂贵,在几个代孕合法的州,价格随随便便就能超过10万美元。于是,像许多西方国家的夫妇一样,他们选择前往印度寻找合适的代孕者。 印度是国际代孕市场上最主要的目的国之一。早在2001年,印度就将代孕活动合法化了,在此之后,数千家代孕诊所和代理机构像雨后春笋一般出现在印度,从而造就了一个每年创造高达10亿到23亿美元价值的市场。尽管没有印度官方的统计,但是2012年联合国的一份报告曾指出,在印度大约有3000家机构从事商业代孕相关的活动。这些代孕机构吸引了来自英国、美国、澳大利亚、南非和日本等数十个国家的夫妇。 印度代孕市场的繁荣有几个重要的原因:首先,这里的代孕价格相对西方国家要便宜很多。在印度,代孕的花费大约是2万到3.5万美元之间,而在美国可能会达到15万美元。其次,印度的医疗技术相较而言也比较发达。最后,在印度存在大量贫穷但是却年轻健康的妇女,她们随时准备向外国客户“出租”自己的子宫。

  2 问题与争议

  与代孕产业繁荣相伴随的是各种问题和争议。在印度代孕市场中,许多不具备代孕资质的机构和个人不择手段压榨贫穷没有文化的妇女。印度一些妇女权益活动人士说,代孕妇女所获报酬常常可能会比承诺的少,代理机构会抽走很大一部分酬金,而代孕诊所也会不择手段地克扣代孕妈妈们的各种保障费用。有时代孕诊所会在妇女的子宫中植入多个胚胎却并不告知她们。几乎所有婴儿都是通过剖腹产分娩,而无论是否有医学上的必要。“很多时候,妇女们除了知道自己的子宫将要为别人孕育孩子之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和谁签了协议,”新德里的社会研究中心主管Ranjana Kumari说。代孕妇女年龄应当不低于21岁,但是代孕代理机构会劝说家庭让甚至16岁的女孩成为代孕妈妈,这些代理机构为她们提供虚假证件证明她们要比实际年龄大。

  代孕还面临其他问题,对于“谁拥有孩子的监护权、孩子应获得哪国国籍”这些问题始终模糊不清。

  而在跨国代孕的过程中也发生了一些招致谴责的不良事件。2008年,一对代孕夫妇在代孕中途忽然离婚,并且决定不要那个代孕生育出的孩子了;2014年,一对澳大利亚夫妇在泰国通过代孕获得了一对双胞胎,但是他们带走其中一个孩子后却拒绝带走另外一个患有唐氏综合症的孩子。

  3 禁令与质疑

  由于发生了多起外国客户不良行为的事件,2015年10月印度政府出台法令,禁止外国夫妇在印度寻求代孕或者前往印度进行所谓的“生殖旅行”。此后一个月,印度医学研究委员会(Council of Medical Research)即命令印度所有生殖诊所停止向外国夫妇提供胚胎移植服务; 印度大使馆也停止了向希望在国外生育小孩的外国人发放签证。而在此之前几个月,尼泊尔、泰国以及墨西哥等国也都开始禁止外国人在本国境内寻求商业代孕服务。

  印度的这项禁令引起了不少人士的质疑,有妇女权益活动人士就指出,印度新兴的代孕产业应当加以规范,而不是取缔。禁止代孕,只会迫使代孕产业走向地下。《打折的生命:印度全球代孕的代价》一书的作者,美国德克萨斯州大学奥斯丁分校的社会学家莎米拉·鲁德拉帕(harmila Rudrappa,)说:“只是谴责外国人而不去认真反思这一产业似乎有点排外的意味。”

  鲁德拉帕对印度的代孕行业进行了广泛的研究,她发现印度各个城市和机构之间在商业代孕的条件上各有不同,国家法律的设定是专门支持代孕妇女。2012年印度曾为代孕立法,其目的实际上是为了保证待孕妇女能够获得应有的报酬,她解释说。在那之前,“有钱的人会强迫她们的女佣或者穷亲戚生孩子并将其夺走,然后告诉她们说"瞧啊,我们是在接济你们呢"。商业代孕的确是一种保证妇女能够从中获得公平报酬的方式。”

  “如果有一个针对代孕的国际共识协定就太棒了,不仅仅因为这样可以保护代孕母亲,还因为这对那些通过代孕出生的孩子而言十分重要,”鲁德拉帕说。

  4 禁不住的需求

  尽管印度等国开始禁止跨国商业代孕,但是考虑到国际市场上对代孕的巨大需求,很难简单地就这样将代孕一禁了之。“国际上对代孕存在需求,”《子宫外包》 一书的作者法国人Winddance Twine说,“超过1.6亿欧洲人希望得到这项服务,但是他们在自己国家内却不能获得代孕服务。如果人们不能在印度或者泰国进行代孕,他们就会寻找其他的地方。

  莎米拉·鲁德拉帕说实际上在全印度只有10到15家代孕机构专门承接外国客户。这些代孕主要分布在孟买、德里以及阿南德这样的大城市,禁令可能会使他们丧失国际客户,但是对整个代孕产业很难产生显著的影响。

  早在2012年时,印度就已经立法禁止单身父母和同性夫妇获取代孕服务,但这项禁令无论是对印度国内还是全球的代孕产业几乎没有造成什么影响。对于许多希望成为父母的夫妇(例如以色列夫妇),代孕机构仍然一直在通过印度代孕妇女向他们提供代孕服务,这些妇女会及时的前往邻国尼泊尔分娩。

  在墨西哥2015年最终禁止代孕前,尽管这项服务只在该国的塔巴斯克州(Tabasco)是合法的,但是许多生育机构却开设到了墨西哥著名的旅游城市坎昆,这些机构会安排那些代孕的妇女到塔巴斯克去分娩,这样就绕开了墨西哥此前的法律。

  这就像是一种“全球打地鼠”的游戏,关闭一个市场,就会出现另一个市场,继续满足这种全球需求。Twine预计新的代孕市场正在乌克兰兴起,在乌克兰贫穷女性中捐赠卵子已经越来越普遍;其他专家则预计,在希腊由于经济危机的影响,许多女性难以获得满意的工作,代孕产业也将兴起,而希腊针对代孕的法律规定并不十分明确。
Copyright © 2016 www.v451.com 版权所有· 盘锦新闻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