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主页 > 健康食尚 >

父母出走的毕节姐弟:向邻居借米赊面,捡垃圾换零食

时间:2017-08-08 19:32 来源: 阅读:

△父母双双离家时,四个孩子只能自己生火做饭图/《毕节晚报》

原标题:被父母"遗弃"的毕节姐弟:向邻居赊米赊面度日,靠捡垃圾换零食吃

陈倩不知道爸爸是什么时候离家的,她记得那天姐弟4人照常上学,出门前看见爸爸在门前用温水洗头,下午放学回来,家里已经没了人。

早在5月上旬,孩子们的父亲陈勇已经找堂弟借过钱,他借了3000元,说是用来还贷款和用作出远门的路费。

日子一天天过去,4个孩子把家里能吃的都吃完了,饿的时候,他们就去学校旁边的垃圾堆里捡瓶子卖,一次卖了10块钱,一次卖了4块钱,还有一次卖了3块钱,全部用来买零食。

两个星期后,姐姐开始“怂恿”弟弟小翔去隔壁大伯家赊面条和米。“他们是从我这里拿东西去生活的。”邹大姐告诉深一度(ID:intodeepthoughts)记者,陈爸在家时,几个小孩就经常去她家赊东西,前后欠下1000多元。

治中村前村支书陈光华走访发现,4个孩子在没有任何监护人的情况下过了一个月,家里食物生霉生蛆,父母都联系不上。

村委会只好“接管”了4个孩子的生活。6月中旬,七星关公安分局刑侦大队远在江苏常熟逮捕了正在大理石厂打工的父亲陈勇,其母亲钱玉也被责令从深圳回到家中。

被“遗弃”的孩子

姐弟4人经常去学校后面的垃圾堆里捡废瓶子卖,一次卖了10块钱,一次卖了4块钱,还有一次卖了3块钱

5月中旬的一天,陈倩像往常一样放学回到家,发现爸爸不见了。

早晨,陈倩出门前,爸爸在一旁用温水洗头,没有打招呼,她就直接上学去了。“爸爸没有和我说要去哪里,没有交代什么。”因为平时爸爸在家也会三天两头不回家,陈倩没有多想。

“那天以后,爸爸就没有回过家”,陈倩说。

晚上回到家,姐姐陈媛用电饭锅煮了饭,就着一锅水煮白菜,姐弟4人吃饱后看了会儿电视就睡觉了。

家里没了大人,4个孩子该玩玩,该吃吃,连最小的弟弟也没问爸爸去哪里了,一切照旧,并没向别人说起这件事。

爸爸离开前几天,叫人到家里把打玉米和切猪草的机器背走了,“把玉米也卖了,”家里只留了一袋米和几斤面条。

周一至周五,姐弟4人中午在学校吃营养午餐,晚上回家大姐陈媛煮饭,下饭的菜有时是白菜煮汤,有时是酸汤或酸菜,白菜是姐姐陈媛种的,酸汤也是她做的。

吃了两个星期,米和面条都没了,两个姐姐就“怂恿”弟弟小翔去隔壁大伯家赊米和面条,“我让弟弟去赊了两次。”陈倩说,因为自己和姐姐不好意思去借。

平时在学校看见小伙伴吃零食,姐弟4人嘴馋,经常去学校后面的垃圾堆里捡废瓶子卖,一次卖了10块钱,一次卖了4块钱,还有一次卖了3块钱,全部用来买了零食。

在学校旁边开小卖部的邹大姐告诉深一度(ID:intodeepthoughts)记者,弟弟小翔多次来赊过东西,“有时是赊面条和米,有时赊零食吃。”小卖部的米一袋115元,一把面条12元,账单显示,从2月份到5月份,4个孩子前前后后在邹大姐家赊了1000多元的东西。

“每次见到他们,衣服都是脏的,女孩子的头发很乱”,邹大姐说。

“锅里面是发霉的,酸菜里生蛆。”驻村干部杨林对5月份走访陈勇家时所见一幕记忆深刻。

没有吃的了,4个孩子没有尝试联系父母。“我们没有记爸爸的电话,知道妈妈的电话,但是那是之前的。”陈倩说,他们没有想过给爸爸妈妈打电话,也没有和老师说过家里的事,“我们不好意思说”。

6月上旬,治中村前村支书陈光华到陈勇家走访时发现,4个孩子已经在没有监护人的情况下生活了近一个月,家里几乎没有剩下任何吃的。

6月下旬,七星关公安分局专案组远赴江苏常熟将陈勇抓捕,其妻钱玉也被责令从深圳返回家中。据驻村干部杨林透露,陈勇与钱玉夫妇被认定“遗弃”孩子,陈勇因情节严重被逮捕,钱玉则以监外执行,被强制要求不得离开孩子7日及以上。

媒体报道中也证实,在毕节当地严打“遗弃子女”的行动中,治中村村民陈某在未将4个孩子委托他人监护的情况下,外出务工,导致孩子生活卫生无法自理,生病无人照顾,生活学习环境十分恶劣。7月14日,陈某因涉嫌遗弃被依法逮捕。

△四个孩子常在小卖铺赊账,共欠下了1000多元至今未还

四娃之家

“我喜欢吃方便面,还喜欢吃大脚板。”弟弟小翔数着自己喜欢的零食,“不过方便面太贵,要4块钱。”

7月24日,深一度(ID:intodeepthoughts)记者来到位于贵州西北部大山之中的治中村,在村口,刚好遇到了在路边玩躲猫猫的陈家两兄弟。

“你说的是我家,我带你去。”答话的弟弟小翔拖着卡通拖鞋往家的方向奔去。

见有人上门,两个瘦高的姐姐从屋里走出来,用红绳束起来的马尾辫不服帖地搭在身后。

这是一个4娃之家,共有4间屋子,一间妈妈住,一间两个弟弟住,进门右侧是两姐妹的卧室:一张床,三只矮脚凳,桌上放的一口锅里盛着还没洗的碗筷。

床头有两本言情小说,是姐妹俩攒钱买的,“姐姐喜欢看”,陈倩说这话时朝着姐姐陈媛使了个眼色。

早晨,刚回家一个月的妈妈钱玉出门奔丧,临走时告诉4个孩子,她要晚上才能回到家。

中午,4个孩子煮了面条,接近傍晚,两个弟弟出门玩耍,两个姐姐就守在电视机前。太阳快落山时,弟弟小翔嚷嚷着要吃饭,大姐陈媛从卧室里拿出了几颗新摘的桃子。

“我喜欢吃方便面,还喜欢吃大脚板雪糕。”当被问到平时喜欢吃的东西时,小翔高兴地数着自己喜欢的零食。“不过方便面太贵,要4块钱。”哥哥陈俊蹲在床和桌子的间隙里,不时插话进来。

小翔连着吃了三个雪糕,小俊和二姐陈倩吃了两个,大姐陈媛也吃了三个,本来准备留给妈妈的两个,被一大一小两姐弟瓜分了。

吃罢,小翔从书包里拿出铅笔和算术本,在矮脚凳上写起作业来。

△有村民评价,孩子们的母亲也并不“合格”

父母“出走”

回家后的陈勇,也经常不待在家里,“有空就往外跑”,这是陈倩对爸爸的印象

父亲陈勇今年43岁,2002年,陈勇在深圳打工认识了18岁的钱玉,“我那时候小,不懂事,觉得他人好,就在一起了。”钱玉回忆道。

在深圳打工期间,陈勇在大理石厂做工,勤勤恳恳,一个月收入还算可观,钱玉自怀第一个孩子后,便辞了工,在家抚养子女。2008年,夫妻俩拖家带口从深圳搬到了毕节,开始创业,但生意很快亏损了几万元。陈勇尝试跑摩托车载客,也因为城管没干下去。

走投无路的陈勇再次选择外出打工,而妻子回到治中老家,种庄稼,带孩子。在家期间为了补贴家用,钱玉经常会在周围做点小工,有时一出去就是两三天,孩子们从一开始不习惯没有父母在家,到后来慢慢习惯。

“钱玉在家时也不怎么管孩子。”但据一位知情村民讲,孩子的母亲老玩手机、上网,经常外出。“有天晚上11点多了,我还看见钱玉挎着小包上了一辆摩托车。”村民李大叔觉得钱玉“被网络害了”,所以才“不管娃娃”。

没大人在家,孩子们不哭、不闹、不打架,饿了就自己找吃的,困了就自己爬上床睡觉,这样的生活渐渐成了常态。

去年腊月二十三,离家一年多的陈勇从福建赶回了家。

好不容易团圆的陈勇和钱玉,关系却越来越疏远。第二天一早,两人一起去乡上购置了年货,给4个孩子买了新衣服。

腊月二十六一早,钱玉带着丈夫打工带回来的几千元钱去了深圳打工,出门前她给陈勇打电话没有拨通。下午,陈勇回微信:你要去就去吧。

回家后的陈勇,也经常不待在家里,“有空就往外跑”,这是陈倩对爸爸的印象,“爸爸三天两头会出去,很少好好在家待着”。

但4个孩子无论如何没有想到,几个月后,爸爸、妈妈干脆不回家了。

5月上旬,陈勇向堂弟陈宇借了3000块钱,用作车费和还银行最后一笔利息,然后也消失了。陈宇知道堂哥要出去打工,但是具体家里怎么安排的,他也“不是很清楚”。

△孩子们对父亲被“关起来”这件事很敏感

“爸爸早点出来”

据《毕节晚报》报道,当地一些父母将未成年孩子“遗弃”在家中,“扔”给当地政府或学校后就不管不问的事情时有发生

像中国许多农村地区一样,贵州省毕节市的留守儿童问题也由来已久。甚至,一些父母将未成年孩子“遗弃”在家中,将孩子“扔”给当地政府或学校后就不管不问的事情也时有发生。

据《毕节晚报》报道,2015年4月,七星关区燕子口镇小堡子村村民曹某与妻子孟某吵架,后孟某外出务工。同年8月,曹某将年仅12岁和10岁两个儿子委托给大哥曹某敏代为抚养后外出务工。曹某敏在无力抚养两个孩子的情况下,于2015年12月9日将两个孩子送到七星关区燕子口镇政府办公室后离开。

2016年7月,七星关区小吉场镇联丰村村民李某,留下与6个未成年孩子后,与再婚的男子张某到果瓦乡居住。一年来,李某对6个孩子不管不问,至今未回去看望过孩子,也没寄过钱物。

陈家4个孩子中,姐姐陈媛即将13岁,刚在家门前的村小上完六年级;妹妹陈倩下个月也即将满12岁,比姐姐矮半个头,下学期要和姐姐一块去上初中;11岁的老三陈俊下学期该上五年级,胆小,怕见生人;最小的弟弟陈翔刚满8岁才读完学前班,调皮,爱笑,好打闹。

4个孩子平时都喜欢玩,到处跑,两个男孩平时出门从来不报备,不过知道回家。两个姐姐都喜欢看电视剧,最喜欢《花千骨》。

两个姐姐说,她们从来没有想过初中生活是怎样的,也不知道以后要干什么,只是觉得应该“读书上大学”。

孩子们对父亲被关起来这件事表现得很敏感,当被问及爸爸去哪里的时候,两个姐姐和一个哥哥都不愿意开口。

“我想爸爸了,希望他早点(被)放出来。”最后,小翔忍不住说。(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Copyright © 2016 www.v451.com 版权所有· 盘锦新闻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