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主页 > 健康食尚 >

葛优:不管你是谁,千万别太拿自己当回事儿

时间:2017-11-11 12:25 来源: 阅读:

和谁都不争,

什么都没落下。

葛优

01

他其实是一个胆小怕事的人。

葛优小时候的性格,

只用两个字就能概括:一个是蔫,一个是缩。

1957年4月刚出生的时候,

他就瘦得跟个小猴子一样。

不仅瘦,胆子还小,话也不多,

北影厂大院的孩子撒欢儿跑的时候,

他总是安安分分的,不搞任何破坏。

上小学时,无论班上有什么活动,

葛优本能地缩在角落里,生怕引起注意。

他好像没有表现欲望,安静如隐了形。

因为蔫儿了吧唧,

葛优没少受别人欺负。

曾有孩子把他逼到过墙角,

蛮横地照着脸上就是一拳,

打了还问:“你敢说什么吗?”

葛优一声不吭,低眉顺眼地走了。

葛优的爸爸是著名反派演员葛存壮,

出演过《小兵张嘎》里的龟田队长,

母亲是北影厂文学部的编辑。

看着孩子性格柔弱,葛存壮也没辙,

记得有一次,他正在拍《南征北战》,

10多岁的葛优去片场,赶上剧团发面包,

葛存壮说:“儿子,去帮忙拿一下面包。”

葛优就是扭扭捏捏,不敢上前过去拿。

当爸的无奈地摇摇头,“你呀,

长大后也不知道能干嘛。”

其实,葛优也有淘的时候,

他曾往人家门缝里扔过垃圾,

也拧过人家自行车上的铃铛,

还跑到农民的玉米地里掰玉米,

结果被抓了,其他孩子都昂首挺胸,

像革命电影里英勇就义的好汉,

唯独他忐忑不安,生怕挨打。

往后退、不争执、不张扬、别惹事,

这是葛优性格里最坚固的一部分,

总有这么几个信号在他脑子里盘旋,

后来,这竟成了他独特的生存之道。

02

一开始还真没看出有什么表演天赋。

上中学以后,

葛优还是没怎么变。

出格的事他从来都不敢干。

倒是有一次生病得了肝炎,

他心血来潮买了一把二胡,

后来在学校文艺汇演上二胡独奏。

即便如此,他也不是风口浪尖的人物,

多半时候都在宣传队里当背景音乐。

毕业时,知识青年上山下乡,

葛优被安排到昌平的公社插队,

得到了一个相对省力的工作:养猪。

垒猪圈、喂猪食、给猪接生、治病,

跟一个姓赵的师傅一干就是3年。

1979年,离开公社后,

父母想葛优去考大学,

没想到葛优说:“我想当演员。”

葛存壮还以为自己听岔了:“什么?你想当什么?”

在他这个当父亲的看来,

儿子从小就没什么表演欲,

连文艺活动都没兴趣参加,

怎么突然想着要当演员了?

确实,葛优小时候实在太内向了,

他根本没向父母传达一个信息:

“其实我从小就羡慕院儿里的叔叔阿姨,

因为觉得他们当演员实在太幸福了,

平时大家都像普通人一样生活,

可一到片场就可以变一个人,

那种身份的转换我想试试。”

葛优先报考了中国青年艺术剧院,

当时正好周总理去世,很多人悼念,

葛优便以“悼念总理”为题开始表演,

一上台就泣不成声,哭得稀里哗啦。

考官打断道:“行了行了,快别哭了,

你这情绪都控制不住,当什么演员?”

受挫后,他又去报考北京电影学院,

一套广播体操还没做完,形体老师说:

“回去吧,你这么瘦,演不了什么角色。”

随后,葛优又去报考了实验话剧院,

这次更尴尬,一个女生正在表演 “等待”,

“等”了没几分钟,考官突然对葛优说:

“你,上去捂住她的眼睛。”

葛优走上台捂住了女生的眼睛,

女生掰着葛优的手:“谁呀!”

葛优不知道说啥,傻不拉几地捂着。

女生随机应变,转身大叫:“流氓!”

葛优愣在原地,不知道说什么。

考官摇头:“即兴表演听说过没有?

这点应变能力都没有,还当演员?”

电影学院、中央戏曲学院、

实验话剧院、青艺、各个文工团…

挨个儿考下来后,葛优全都落榜。

这时,葛存壮意识到儿子是动真格的。

他把葛优叫来:“你真的想演戏?”

葛优点头:“打心底就喜欢这个,

哪怕让我给叔叔阿姨跑龙套也行。”

葛存壮明白了,为了支持儿子,

他找来配音演员辅导他朗诵,

又找来指挥家教他声乐练习,

然后问:“你至今最难忘的事是什么?”

葛优说:“还能有什么,不就是喂猪。”

“那行,你就去表演喂猪吧!”

正好,全总文工团招演员,

葛优上去表演了一段喂猪。

事实证明,那3年的猪真没白喂,

凭借一段精彩表演,葛优考上了。

03

熬了10年龙套熬成了最佳男主角。

一开始,葛优根本不会演戏,

在文工团里跑龙套一跑就是10年。

他自己不着急,母亲先急了:

“要不然我看你去学摄影吧,

到时候直接来北影厂顶职。”

葛优“啊啊”点头,敷衍两句,

可母亲让他写转职申请时,

他赖来赖去,一直没有写,

继续默不吭声跑自己的龙套。

团友王毅还记得那时的葛优,

“虽然他演的都是边边角角的角色,

演多了也着急,但从没抱怨过什么。”

平时,葛优特别留心观察生活,

有一次在路上遇见人家吵架,

回团里还特意给团友演了一遍。

再小的角色,葛优也做人物分析。

每到周末,就拉着朋友去自己家,

炒几个下酒菜,请葛存壮入座,

一边喝酒一边谈论表演技巧。

10年,身边很多人都演主角了,

葛优不得志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尽管如此,他还是抱着一丝希望:

“别人都有机会,没准儿我也有。”

《霸王别姬》剧组

1988年,机会真的来了。

米家山导演准备开拍王朔的《顽主》。

葛优一个姓李的团友参加选角,

因为没有个人照,就寄了张合照给剧组。

米家山拿着照片一看,没看上团友,

倒发现站在一旁的葛优符合角色气质。

试镜的时候,葛优外冷内热的表演,

让米觉得他非常贴合王朔笔下的时代青年,

“行了,就是你,到时候好好表现。”

这部《顽主》成就了31岁的葛优。

那正是王朔“独步天下”的时代,

因其作品对精英话语权的瓦解,

让英雄退出舞台、平民成为主角,

以调侃、戏谑的姿态启蒙了一代青年,

改变了一代人的说话和思维方式,

《顽主》可以说是划时代的作品。

(放心,改天公子一定会写写朔爷的)

戏里,葛优跟张国立一起演社会青年,

张国立什么范儿啊,一向是正剧,

演一个吊儿郎当的人总是使不上劲儿,

葛优却把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演绎到了极致。

最终,他凭此拿到了百花奖最佳男配。

当年王朔(左三)牛到一个人承包中国影视半壁江山

1992年,冯小刚筹备《编辑部的故事》,

写戏的时候,脑子里就冒出了葛优,

他对王朔说:“戏里这个李冬宝,

就是想着葛优老师的样子写的。”

王朔带着冯小刚到葛优家,

对葛优说:“这戏必须你来演,

不然我们就把剧组给解散了。”

葛优摆摆手,不好意思地说:

“可我有另一部戏在身。”

冯小刚问:“是个什么角色?”

葛优说:“一个小配角,戏不多,

但是我答应人家了,不能放鸽子呀。”

冯小刚说:“就不能协调一下?”

葛优说:“我走了,就把人家得罪了。”

冯小刚特精:“我跟您是不熟,

可王朔是您朋友,您不怕得罪他?”

葛优琢磨了一下:“都怕得罪。”

冯小刚说:“那您掂量掂量吧。”

《编辑部的故事》

最后,葛优去了《编辑部》剧组,

出演了那个油嘴滑舌的李冬宝。

喜剧一上映,收视率就炸了。

从此葛优一出门,有人就冲他叫:

“东宝!是你吗李冬宝?”

葛优尝到了爆红的滋味儿,

也跟冯、王结成了一段友谊。

1992到1994年,是他最得意的日子,

先拿下百花奖最佳男配,

又拿下了金鸡奖最佳男主。

很快,张艺谋就找上门了。

04

7天演出,演成了不可复制的经典。

曾有一位导演说:

“3年养猪,10年龙套,

能像葛优一样经得住熬的,

演艺圈恐怕不超过十个吧。”

这一通熬,熬出来的不是失望,

而是葛优令人称奇的演技。

张艺谋拍《活着》找他,

他推辞说:“演不了演不了。”

张艺谋不干:“那不行,非你不可。”

最终葛优果然没让张艺谋失望,

成为中国拿下戛纳影帝第一人。

《活着》里的富贵

葛优演技厉害到了什么程度?

只需要说两件事就能够证明。

在《活着》里有这么一场戏:

他演的富贵把家产输给了龙二,

后来闹革命,要把龙二给枪毙,

结果富贵因祸得福,躲过一劫。

看到龙二被人拉去枪毙的时候,

必须演出富贵极度恐惧的状态。

换做别人就是各种拧巴的表情,

换做小鲜肉肯定是车祸现场了。

葛优怎么演的?他背对着镜头,

手扶着一棵树,双脚发抖撒尿,

枪声传来时,尿得都快瘫了,

整个人的背心都被汗湿了。

更绝的是,《我爱我家》开拍,

导演英达非要让他串拍一场戏,

“你不来我们剧组就等着你。”

无奈之下,葛优只好跟张艺谋请了7天假,

跑去《我爱我家》演了个“二混子”纪春生。

多年后,葛优神一样的演技刷屏网络,

成为了风靡一时的“葛优瘫”。

纪春生

然而,摘得戛纳影帝后,

葛优也有演戏演砸的时候。

他出演电视剧《寇老西儿》,

在这部古装戏里面演历史人物,

活生生把寇老西儿演成了“老痞子”,

结果成了观众投票的最差男演员。

回家之后,葛存壮也批评他:

“寇准是你这么演的吗?

他是当朝宰相,自有一派风度,

你演的水不啦叽,当然不行。”

葛优接受批评,他自己也承认:

“我那个时候演戏是有一块短板的,

就是要对人物的生存状态有体验,

离生活太远的人,我还不好驾驭。”

此后,葛优挑戏也越来越谨慎。

在戛纳摘得影帝的葛优

《活着》虽然是个巅峰,

但没公映,当时观众都不知道。

真正让葛优登上第二个巅峰的,

还是冯小刚和王朔两位密友。

1994年,冯小刚拍处女作《永失我爱》,

这部拿王朔小说改的电影反响平平。

紧接着,他又帮王朔拍《我是你爸爸》,

结果这部电影磨到最后也没能上映,

气得王朔把能骂的人都骂了遍。

眼看着年近40,冯小刚到了低谷,

这时王朔丢给他另外一部小说,

名字叫《你不是一个俗人》。

王朔说:“你拍吧,别挂我的名字,

挂我的名字又要砸在手上。”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最后,冯小刚孤注一掷拍了电影,

找葛优演主角,名字改为《甲方乙方》,

从此拉开“贺岁喜剧”的大幕。

紧接着《不见不散》《没完没了》

《大腕》《天下无贼》《手机》…

冯、葛二人联手打下中国电影贺岁江山,

葛优从姚远儿一直演成了秦奋,

成了名副其实的贺岁片之王。

日后,黄渤成为新一代票房保证,

人家问他是不是已经超越了葛优,

黄渤说:“他是中国喜剧的创始人,

在前辈面前,晚辈不敢造次。”

05

为人处世,总是站在别人的立场上。

即便是成名后的葛大爷,

还是有点“蔫儿缩蔫儿缩”的。

遇到大一点的场面,

人家已经管他叫老师了,

他说起话来心里还直打鼓。

“只要有什么活动让我出席,

我本能是往后缩的那种。

如果出席的人有十几个,

我本能是坐在最边上的。

我要是紧张了,就容易出汗,

手心脑门,快到门口时最紧张,

好像一开门就是机枪扫射似的。”

冯小刚曾经说过:

“葛优是说句话都会左思右想的人,

他最不愿意看到任何人尴尬,

也不愿意得罪任何一个人。”

2006年的时候,葛优拍《桃花运》,

拍了三分之一不到片子就停了。

2008年,《桃花运》重新开拍,

又把他之前的戏给杂糅进去,

葛优说了句:“这是部东拼西凑的片子。”

媒体马上造势说他“炮轰导演马俪文”。

后来《非诚勿扰》要去香港做宣传,

葛优调侃冯小刚说:“你还是别去了,

我看你的片子在香港就没卖过座。”

媒体又写成“葛优炮轰冯小刚”。

葛优问冯小刚:“怎么动不动就炮轰啊?”

冯小刚说:“甭搭理丫的,他们就是嘴欠!”

此后,每次采访,他就跟记者约法三章:

不评价演员、不评价导演,不问私生活。

葛优常说:“有些事,自己明白就行,

也着实没必要当着大家的面说出来,

就像吃饭的时候谁说错了一个常识,

其实其他吃饭的人心里都清楚呢,

你也没必要装得就你一个人精。”

葛优爱照顾别人的情绪,

也时常能体谅别人的难处,

总能站在对方的立场想问题。

曾经拍摄一家杂志封面的时候,

葛优身上穿了白色的毛线外套,

“我今天已经穿这件衣服,

给另外一家杂志拍过照了,

怎么办?我不能再拍了,

不然你拍出来跟那家杂志一样了。”

为此,他专门换了衣服继续拍。

在他身上,有传统艺人的味道,

讲究为人处世,让别人心里高兴。

每到一个剧组,从服装到化妆,

没有一个人不喜欢他的。

甚至对粉丝,他都是客客气气。

碰见影迷想合影,手边没相机,

他对人家说:“你回家取吧,我等你。”

一次和冯小刚一起外出办事,

路遇一个年轻人凑上来:“葛优吧?”

葛优笑眯眯地点了点头,

年轻人慌忙摸口袋,想让葛优签名,

摸了半天,只摸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条。

年轻人说:“对不起,只有这张纸。”

葛优笑说:“没关系,不是借条就行。”

签完了,冯小刚拍拍葛优的肩:

“也就是你,对谁都有这份耐心。”

葛优想了想,慢吞吞地说:

“这事儿吧,你得这么想,签这个名,

我是第五万次,对他,这是第一次。”

有一回在石家庄,他被观众围住了,

很多人来握手,握不上的,就拍他光头,

疼得他直上火,要是其他明星肯定翻脸了,

可葛优在心里给自己找了一台阶:

“人家也是高兴,‘啪’给你一巴掌,

他那心里就有幸福感了”。

06

人呐,别总拿自己太当回事儿。

很多导演、演员都说:

“混到葛大爷这个地位的人,

很难不对自己产生所谓的身份感,

可是这种东西葛优从来没有过。”

他不觉得自己是什么大明星,

更不会觉得自己是所谓偶像。

他甚至自嘲说:“演员吧,

往好里说,人说你是表演艺术家;

但往最不好里说,人说你是戏子。

我是这么想:如果你给自己定成艺术家,

那么有人说你是戏子的时候,

你得扛得住,心里能承受就成。

我呢,给自己定一个标准,就是戏子,

当有人说我是艺术家的时候,

我也别晕了,这很重要。”

这是葛优颇为独特的处世哲学:

全世界都把你捧得高高的时候,

你也别太拿自己当回事儿,

觉得是个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

唯有如此,才能变得安稳从容。

想当初刚拍完《大腕》,

《纽约时报》想采访葛优,

葛优说我还有事呢,冯小刚问什么事,

葛优说:“我得给家里人买块地板革。”

冯说:“我帮你买。你去接受人家采访,

《纽约时报》的影响力你又不是不知道,

这对你在海外的发展非常有利。”

葛优说:“我到海外发展什么去呀?

我英语都不会,把中国观众伺候好就成了。

你就让他们省了这份心吧。”

冯小刚说:“葛爷这是大智慧,

这就叫‘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恰恰就是这种不贪的心态,

使他非常地心平气和,

做起事情来就比别人从容。”

如今葛优一年看30个剧本,

但接的戏一年要比一年少。

七八档真人秀找他去参加,

他都一个接一个婉拒了。

他是一个十分珍视羽毛的人,

不愿意成为被过度消费的对象。

所以花边新闻、绯闻和炒作,

这几个词永远跟葛优没关系。

有一年,有媒体说葛优到澳门赌博,

还说是“国宝级光头演员欠债千万”。

葛优笑笑说:“我可不是什么国宝,

我也没有受到过国宝级的待遇呀!”

媒体追问他为什么不愤怒呢,

他说:“本来就是个演员嘛,

这种事大家乐呵乐呵就完了。”

实际上,他更像一个匠人,

每接手一件作品都会精心打磨。

曾经为了演《卡拉是条狗》,

他跑到工厂大门去观察工人走路。

拍《赵氏孤儿》时失眠50多天,

他整宿整宿地睡不着觉。

在片场,他看似是在打盹儿休息,

实则是在心里默念台词,琢磨重音,

把一句词儿推敲了个每个细节上。

他知道,这个时代,浮躁的娱乐泛滥,

但是他能躲就躲,能往后缩往后缩,

至于别人爱说什么,爱谁谁吧。

07

和谁都不争,什么都没落下。

马未都讲酱釉时,

曾经拿葛大爷打比方。

酱釉是什么?最没名的釉色。

正是这种含蓄的酱釉,

暗含了宋代的收敛哲学。

没别的颜色可以代替它出场,

它的颜色浅不透明,深不到头,

恰到好处地站在它应站的地方,

不与人拥挤,也不与人抢占地盘。

可就是这种处世哲学,

让酱釉最终成了紫金釉。

马未都说,葛优就像酱釉,

他不靠仪表去赢得别人的好奇,

也很少演什么有重大分量的人物,

从头到尾演了不老少的倒霉事。

在演艺圈,他也很少抛头露面,

可是他成了中国第一个戛纳影帝,

在2011年包圆儿了整个贺岁档期。

各路人往前冲、造绯闻,结果都没戏,

你看他跟谁争过?他跟谁都不争,

但就成就了他。这就是收敛的哲学。

《围城》导演黄蜀芹说:“葛优啊,

那是一个非常大智若愚的人。”

图片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上一篇:感悟新时代  广场是课堂
  • 下一篇:没有了
  • Copyright © 2016 www.v451.com 版权所有· 盘锦新闻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