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主页 > 今日热点 >

汶川九年 缅怀那些只是掉线的玩家

时间:2017-05-17 10:49 来源: 阅读:

今天是5月12日,汶川大地震九周年,对每个中国人来说,九年前的那天都是刻骨铭心的苦难回忆。

生者已经继续生活,过去需要放下却不能遗忘,亡者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对所有的魔兽老玩家来说,那段历史是充满了眼泪同时又充满了感动。流泪的是那些从此AFK的战友,从掉线的那一刻去,他们的名字就再没亮过,甚至连战网都没有从此消失在记忆里。而感动的是全国玩家自发的缅怀行动,那些让人心酸的故事。

斯人已逝矣,来者焉可追。他们的逝去不会被遗忘,生者会代替他们认真的热爱这个阳光灿烂的世界,也热爱这个危机四伏的艾泽拉斯世界。

最后分享一篇曾经感动无数玩家的旧文《盗号》,作者有时右逝。

我那个朋友叫八道。

其实也说不上是朋友吧,就是一个和我在QQ上聊过几次的哥们而已。

平时游戏里偶尔见他上线,更多的时候是看到他在主城里奔走。

第一次和他接触,是我急需一笔钱,大概2W金。

后来我们就认识了。

“金币在贬值。妈的,不好过日子了。”八道经常和我说。

这个服务器里有几个很大的金币贩子,八道就是其中之一。

虽然他的价格比较贵,但是我还是从他这里买。

因为,八道曾经告诉我:“我说我这里没有黑金,你信吗?”

当然我是不相信的。

黑金、盗号的金都是成本最低的,想要干这一行就必须有这些门路。

但是八道似乎真的没有这些犯罪经历。

八道常说,自己现在就是一个打金的。

“以前呢?”我问道。

“盗号的。”八道说。

八道说自己以前曾经专业上线洗号。

这几年少说弄了上千个账号,让他们一贫如洗。

“赚的很多。”八道和我说那些事情的时候抽着烟,相当深沉:“当然了,也天天被人诅咒断子绝孙。”

“后来怕了?不干了?”我问道,有点幸灾乐祸的。

“不是,有钱赚 就不会害怕。”八道说。

你想知道为什么我不再干这个了吗?

右右,我和你说一个我的故事吧。

前年吧,09年的时候。八道努力回忆着说道。

有人在服务器找到了我,问我,你是不是那个盗号的。

我当时觉得自己的身份被人发现了,不过这些事情我早有心理准备。

“是的。”我当时就承认了。

没想到那个人没有立刻破口大骂,而是立刻给了我一个账号。

“这个号被你盗过吗?如果盗过的话,能不能再盗一次?”他问我。

我查看了之前的记录,因为盗号的并不是我一个人。

后来发现,哦,还真是我下的毒手。

那个人很开心的说,自己找了这个区差不多六个盗号的,可算是找到了我。

“帮我再盗一次。”他说。

“我有什么好处?”我问。

他给我汇了钱,现金。

于是那天我重新用老手段上线了。

然后按照要求去了主城,奥格瑞玛。

我还琢磨着这件事要干什么呢。

结果来了一大群人围着我,然后组团,然后让我进入队伍。

那天我傻乎乎的跟着他们走了很多副本,截了很多图。

没什么人说话。

之后,联系我的那个人说,谢谢了。

我问,怎么了这是……解释一下啊,哥们……

那个人和我说了一个不算长的故事。

那天是5月十几号来着。

一年前的那天,我上的这个账号的主人,在四川下线了。

然后没有再上来。

他们说,这个名字黑白了很久了,只祈祷着能够有一天再亮起来。

所以今天,来了很多人。

一起闯过MC的人,一起在BWL灭的死去活来的人,一起期待TBC的人。

谢谢你……最后,那个人说道。不然,我们真的再也见不到他了。

“完了。”八道说。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后来我把账号给了他们。”八道说。“因为他们说,等到过了WLK之后,还要照全家福。我觉得他们一定能过。”

我点头,说,那必须。

八道又去打金了。

因为我又定了一些金币。

“放心吧,我的钱没有黑金。”八道还是和我这么说。

这一次,我相信了。

因为八道也是一个挺普通的WOWER。

以及这篇文章的视频版:

不要在我的墓碑前哭泣。

我不在那里,我没有长眠。

我是凛冽的寒风,掠过诺森德的雪原。

我是温柔的春雨,滋润着西部荒野的麦田。

我是清幽的黎明,弥漫在荆棘谷的林间。

我是雄浑的鼓声,飞越纳格兰的云端。

我是温暖的群星,点缀达纳苏斯的夜晚。

我是高歌的飞鸟,留存于美好的人间。

不要在我的墓碑前哭泣,我不在那里,我从未长眠。

  • 上一篇:美国政府真的要关门了? |专栏
  • 下一篇:没有了
  • Copyright © 2016 www.v451.com 版权所有· 盘锦新闻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