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主页 > 今日热点 >

在西安第一染织厂过春节

时间:2018-02-11 12:31 来源: 阅读:

原标题:在西安第一染织厂过春节




  傅宏(右三)、程民和(左一)与工友们在西安市第一染织厂春节联欢会上表演节目。



  1994年,傅宏(中)与工友在西安第一染织厂合影留念。

  曾经位于西安市东关南街的西安市第一染织厂,消失在人们视线中已有22个年头了!现在的青年人,也许压根就不知道如今位于东关南街101号的民生家乐超市,就是利用当年西安市第一染织厂后整理车间的老旧厂房翻新加高改造而成的。曾经辉煌过的西安市第一染织厂,如今也只有该厂的老工人师傅们,能辨认出承载着太多记忆的尚未完全拆除的车间厂房,而该厂其余的厂房设施均已消失殆尽了!尽管如此,对于我和丈夫来说,早在1996年破产倒闭的西安市第一染织厂,成了我们夫妻难忘的记忆。特别是我们全家人在这个厂子里度过的18个春节,更是任何时候想起来都会历历在目!

  我是1965年当兵的甘肃兰州人,丈夫程民和是1968年当兵的陕西长安区引镇人,我们两人曾在兰州军区同一部队里工作。1978年8月,我们夫妻双双转业,被组织上分配到了西安市第一染织厂。当我们走进这家工厂报到时,得到的答复是“厂里暂时没房子,你们自己先想办法住下来”。我们换了个新地方人生地不熟,一下子也找不到落脚的地方,便只好临时住进了西安火车站旁的解放饭店一栋七层楼的客房里。十多天后,厂子里给我们挤出了一间八平方米的小房子,我们才搬进了厂子。由于要帮我们照看两个年幼的孩子,我的婆婆从兰州军区军营到西安,一直都跟着我们。搬进厂里这间八平方米的小房子后,房子里只能勉强支一张床,床下就堆放着锅碗瓢盆这些过日子做饭必不可少的物件。婆婆带着两个孩子住在这个小房子里,而我们夫妻则分别住进了厂里职工的男女单身宿舍里。这种局面一直维持了半年多,后来,厂子里又给我们调剂腾出了一间库房,让我们存放从兰州军区军营打包托运回来的家具物品,我们便在这间库房里支了几块木板当作“床”,分居了半年多的“牛郎织女”才总算是重新住在了一起。

  记得1978年我们在这个厂子里过第一个春节时,我给三岁的大女儿精心梳理了头发,戴上了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还给两个孩子都换上了新衣服。年夜饭就是在那间八平方米的小房子里吃的。由于房子太小,没有地方安放案板,婆婆就在床上铺上一块油布,再将案板放在油布上面擀了面条,做好了关中地区最常见最普通的连锅面,在锅里撒上一点葱花,就成了我们全家人第一次在西安市第一染织厂过春节的年夜饭。虽说是简朴清淡,但全家人能够围坐在一起团团圆圆地吃年夜饭,饭菜就是再简单,心里面也是感到热乎乎的!吃完年夜饭,我们全家人还举办了小型的“春节文艺晚会”,大人孩子都表演了各自拿手的节目热闹了一番。

  1979年底,终于等到了厂子里给我们家分配的一套26平方米简易房子,与邻居共用一间卫生间。虽说这26平方米对我们全家三代五口人来说,还是太窄小局促了,但毕竟全家人住到了一起,况且还有一个小厨房,可以固定安放案板,再也不用在床上垫着油布放上案板擀面条了,因而我们也感到挺知足的。就在这个仅有26平方米的西安市第一染织厂家属楼房中,我们全家人一住竟是35年之久!直到2014年改造拆迁,我们才依依不舍地搬离了这个小巧温馨的“小窝”。

  后来再在厂子里过春节时,由于生产任务比较繁重,预先定好的产品必须按时间交货,因而经常遇到大年三十晚上还需要加班工作的情景。好在只要是大年三十晚上需要加班干活,厂长都会亲自送年夜饭,还会送礼品。那个时候厂子里的职工思想觉悟高,奉献精神强,因此个个争先恐后愿意加班,而且加班还不要加班费。加班干完活后,职工们还会聚在一起表演文艺节目热闹一下。每每到了欢度春节表演文艺节目的那一刻,知道我会舞弄梅花剑,我们厂的党委书记、厂长、工会主席,都会点名让我表演梅花剑。每次当我表演完后,厂里的领导和工友们都会拍手鼓掌赞扬我表演得好。有的工友则说,怎么还没看够就表演完了,嚷嚷着让我再表演一段陕北的腰鼓,而我则会乐呵呵地满足工友们的愿望。

  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每当新的一年春节来临之际,我都会不由自主地怀念起当年除夕之夜工友们一起表演文艺节目时的热闹情景!

Copyright © 2016 www.v451.com 版权所有· 盘锦新闻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