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主页 > 今日热点 >

清明祭忠魂

时间:2018-04-05 09:09 来源: 阅读:

原标题:清明祭忠魂

清明时节,燕舞碧树,杨柳风轻,春意绵绵。正当缅怀先贤、祭祀故人之时,在石家庄出差的我,又一次走进坐落在市中心的“华北军区烈士陵园”。这里是我最初拜访烈士陵园的地方。30多年了,我已经养成了习惯,只要是在一个地方停留较长时间,我都会带上一瓶酒,拿上一盒烟,再买上一束鲜花,到当地的烈士陵园祭拜。一来是藉此了解当地的革命斗争史,二来是为了疏解我心底深处的一种情结。

此刻,春风和煦,如母亲温柔的手轻轻拂过我的脸颊和那如战阵般排列的灰白色墓碑,大地寂静、空旷、安然。将花献在陵园的纪念碑前,将酒淋洒在深入陵园的路上,然后点燃香烟,一一敬放在经过的任意一座墓碑上,或者轻步缓行,或者默默伫立,在袅袅青烟、烈烈酒气和淡淡花香中聊寄景仰与哀思。每每此时,冥冥中似乎总能听到英烈们隐约的诉说穿越漫长的时空娓娓而来……

我之所以如此痴迷地一次次走进烈士陵园,还要追溯到30多年前一次偶然的际遇。1986年我在石家庄高级陆军学校学习,一个周末,我约了几个同学,去新中国建立最早、规模最大、安葬名人较多的“华北军区烈士陵园”参观。我们最初的想法,是看看伟大的国际共产主义战士白求恩的墓地。这位不远万里来到中国、为了中国人民伟大的抗日战争不惜以身殉职的外国人,因为毛泽东主席一篇著名的文章《为人民服务》而享誉全球。走进陵园,只见松柏森然,浮雕耸立,墓碑成林,雄浑低沉的交响乐曲不知从何处传来,却分明在耳畔回荡,让人不觉身心震撼,肃然起敬。更让我觉得意外的是,这里除了白求恩、柯棣华两位伟大的国际共产主义战士,还有许多让人耳熟能详的著名英烈和我军的高级将领。红军时期的红五军团军团长董振堂、参谋长赵博生,回民支队司令员、“民族英雄”马本斋,中国工农红军第十军创始人之一周建屏,著名抗日英烈常德善、包森等等,仅团以上干部就有300多位。转眼之间我们看了3个多小时,依然意犹未尽。

就在我们要结束参观离开陵园的时候,一幅让我终生难忘的场景赫然撞进眼帘:一位头扎白毛巾、身穿羊皮袄的50多岁的男人正跪在一个普通的墓碑前,他面前放着一瓶白酒,一个盛放着3个馒头的粗瓷碗,身边一个10岁左右身穿粗布花衣、膝盖上打着补丁的小姑娘,正神情专注地擦拭着墓碑。只见那跪着的男人身体剧烈地颤抖着,朝着面前的墓碑哭诉,泪水从沧桑的脸上流下……那是我第一次目睹一个男人如此的悲痛,我呆呆地看着,不敢移动脚步,生怕惊扰了他们。一连串的问号在头脑中闪现:他祭奠的是什么人?是亲人?战友?还是恩人?他们之间究竟有着怎样刻骨铭心的牵绊,以至于让他如此情难自禁?看着这衣着清寒、风尘仆仆的老少二人,一向自以为坚强的我禁不住心中一阵刺痛,一种难以名状的悲悯之情充斥胸怀,瞬时悲从心生,热泪盈眶,久久难以释怀。我想,在这陵园里每一块墓碑下边想必都有一个不朽的灵魂和一段不平凡的英雄传奇吧……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了对烈士陵园的拜谒。我先后走进过几十座烈士陵园和英烈纪念馆,所到之处,种种难忘。忘不了,在“红军之乡”四川巴中,几千个红军烈士墓布满了几面山坡;忘不了,在锦州辽沈战役纪念馆,牺牲英烈的名字刻满了数十米长的英烈纪念墙;忘不了,在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一群拄着拐杖、坐着轮椅、胸前挂满勋章的志愿军老战士,在战友的墓前举起他们衰弱的手臂行庄重的军礼;忘不了,在黑龙江省宝清县珍宝岛战斗烈士陵园,一队花朵般的少先队员操着稚嫩童声响亮地宣誓——“时刻准备着!”忘不了,在西沙琛航岛烈士陵园,一位海军少将讲述发生在上世纪70年代那场与南越海军的殊死搏杀中,18位海军官兵为国捐躯的英雄事迹;忘不了,在云南屏边烈士陵园,一群身着便衣容颜老去的男女老兵,围在一座战友墓前失声痛哭……忘不了,怎能忘,不能忘!

据不完全统计,约有2000万烈士为人民解放、民族独立、国家富强而捐躯。每一个国家和民族都有自己特殊的历史记忆,那数以千万计的先辈英烈当是我中华民族记忆中最特殊的部分,是最不能遗忘的那一部分。

有诗说“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然而,此时远望,却见天空澄碧如洗,一览无余,一群北归的大雁排着人形长阵心无旁骛地振翅飞向更远的北方,去寻找它们心中的伊甸园。走出陵园,再次汇入喧哗而骚动的现实世界,街上人车匆匆而行,亦是义无反顾、心无旁骛的样子,一如那些在空中翱翔的雁阵。我先前沉重的心情顿时烟消云散,感到少有的轻松和欣怡。

国家繁荣富强,人民安居乐业,这不正是先烈们以鲜血和生命相搏的意义所在吗?安息吧,中华英烈!虽然我们从未谋面,但是我们永远和你们在一起,你们永远和祖国在一起,你们的英名和身影将永远辉映中华民族伟大的复兴梦!

Copyright © 2016 www.v451.com 版权所有· 盘锦新闻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