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主页 > 民生话筒 >

成都蒲江出土战国船棺 或将破解巴蜀文字之谜

时间:2017-02-10 13:45 来源: 阅读:
蒲江发现战国墓葬群,考古工作者们正在清理地上的“土坑”。
战国墓葬群全貌

  船棺,形如独木舟,这一独特葬具在四川境内屡屡出土,成为古代巴蜀墓葬的一大特色。近日,成都蒲江飞虎村的大型船棺葬墓地的考古工作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从去年9月勘探发现战国墓葬群开始,解开巴蜀历史的密码就“船载而来”。

  60座墓葬中,随葬品丰富,而且在密闭环境下,保存完好。木柄尚未脱落的青铜剑、疑似埃及进口的彩色玻璃球、带有巴蜀符号的印章……据成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考古专家介绍,墓葬群时代主要在战国晚期至秦,墓地经过严格规划,应为家族或聚落公共墓地。墓地在文化因素上以巴蜀土著文化为主,另含较浓厚的楚文化和秦文化因素,随着大量文物出土,为研究先秦时期巴蜀历史提供了大量物证

  60座战国晚期墓葬 墓主人或为蜀地贵族

  2月8日,蒲江鹤山镇飞虎村的一处考古工地上,考古工作者们正在清理地上的“土坑”,“慢点,先刮一层。”工地负责人指挥着工人,慢慢揭开土层,只要土壤颜色一有变化,工人就要放慢速度,换用铲子清理。从去年9月开始,47座墓葬就这样被清理出来。

  2016年9月初,成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蒲江县文管所在配合一处楼盘商建项目文物勘探工作过程时,发现战国墓群,经进一步确认,施工范围内共存墓葬60座。上报国家文物局后,成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开始对墓葬进行抢救性发掘。

  据成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刘雨茂介绍,发掘地点西北距蒲江河约400米、东南距长秋山约1000米,处于山麓与河流间平坝地带,地理环境优越。墓葬多为南北向,分4排东西向分布,每排7-17座不等。“墓葬间少见打破关系,可见墓群经严格规划。”

  另存少量东西向墓葬,分布无明显规律,部分叠压打破南北向墓葬,其时代相对略晚。南北向墓葬中,部分为2-3座成一组,同组墓葬相邻且并列分布,但较晚墓葬对较早墓葬并无明显的破坏。墓葬平面多呈狭长形,规格可分为大中小三类。大型墓葬墓圹长7-9米、宽1.5-2米,共5座;中型墓葬墓圹长4-6米、宽1-1.5米,共50座,为墓群中的主体;小型墓葬墓圹长2-4米、宽0.7-1.2米,共5座,皆为东西向墓葬。

  “已清理墓葬葬具可辨者多为船棺,长4-7米、宽0.9-2米、高0.5-1米。”据考古现场工作人员介绍,现场出土船棺最长的约7米,宽约1米。如此规模的墓葬群,考古人员推测墓主人为蜀地贵族。

  300多件文物出土

  丰富古蜀考古研究资料

  说墓主人身份尊贵,墓中随葬品可以力证。从出土的300多件随葬品中,考古专家清理出了陶器、铜器、铁器、漆木器、竹质器、草编器、玻璃器及铜钱。刘雨茂表示,虽然这些船棺不如成都商业街的船棺规格高,“毕竟那是王侯级别的。”他表示,这些船棺应该属于当地最高机关的管理者。

  出土文物中,陶器160多件,以大口釜、圜底罐为主,另存少量釜甑、盆、壶和罍。出土铜器共120余件,主要有兵器、容器、工具、印章、装饰品几类,兵器包括铜剑、矛、钺、弩机、箭镞等;容器以铜鍪为主,还有少量铜釜;铁器共10余件,主要有斧和削。

  难能可贵的是,众多墓葬中,有4座未被盗掘,完整保留了大量文物。已清理墓葬中M49和M52规格较大,都未被盗扰。M49出土器物中木梳、木几案、两件铁斧木柄、铜弩机臂弓、铜矛柲杆等漆木质及竹质器、草编器保存十分完整,皆为考古新发现。

  M52除出土铜削、竹棺床等重要器物,在墓葬南端尚存粮食和种子,形态和颜色皆保存较好。另外,M53出土的玻璃珠串饰保存完整,位于串饰中部的蜻蜓眼玻璃珠异常精美,其与两枚巴蜀印章伴出于墓主人腰部附近,足见其尊贵地位。

  破解巴蜀文字之谜?

  巴蜀印章携带重要符号信息

  众多文物中,11枚印章让考古专家也激动了起来。这些铜质印章1到2厘米不等,以圆形为主,还有砝码形、山字形、方形,印文均为巴蜀图语。刘雨茂告诉记者,对于这些印章的功能,目前还说法不一,有学者认为主要用于军事,印章上一些独特的暗号,用来传递机密文件,有的认为这只是挂在腰间的装饰品。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这是巴蜀地区当时的文字。“一直以来,大家都认为古蜀国是没有文字的。”刘雨茂表示,现在考古专家正在对这些印章解码,是单独使用?还是组合使用?这些还是一个谜题。不过,印章信息一旦解码,将进一步揭开古蜀国的神秘面纱。

  进口埃及奢侈品蜻蜓眼?

  丝绸之路贸易频繁

  洗去船棺中的泥土,一颗青色玻璃珠格外引人注目。这种玻璃珠因为类似蜻蜓眼睛而得名“蜻蜓眼”,在春秋战国时期,从西亚传入中国。考古专家介绍,这些人造玻璃首次出现在埃及,在当时属于奢侈品,是当时一种高档装饰品。“蜻蜓眼”的出现,说明古蜀已经和西亚地区有了贸易往来,因此,该区域在当时应该属于丝绸之路的重镇。

  现场发掘的考古专家介绍,蜻蜓眼也有可能是“山寨货”,考古专家还将对这些玻璃球的成分作化学测试,因为在“蜻蜓眼”传入中国后,国内也出现了一些仿制品。

  船棺出土位置讲究?

  多在资源重镇、交通要塞

  蒲江出现船棺,并不是首次出现,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开始,蒲江就陆续有五六处地方出土船棺。而在四川其他地方,也有船棺的影踪。据《华阳国志》等记载:蜀人祖先乃轩辕黄帝之后,由西北南下定居于岷江和雅砻江流域,后又进入地势低洼、沼泽密布的成都平原。要沿水路迁移或开发成都平原,掌握舟楫技术,是必不可少的。

  不过,船棺也被称为“载魂之舟”,与同一时期中原汉族先民习俗不同,“送魂”是巴蜀先民丧葬习俗中的一项重要内容。据《蜀王本纪》记载:“李冰以秦时为蜀守,谓汶山为天彭阙,号天彭门。云亡者悉过其中,鬼神精灵数见。”此说在今天看来纯属荒诞、无稽之谈,在当时的蜀人眼里却真实存在,故蜀地广泛流传着死者亡灵都要经过“天彭门”,以至于民间流传有“出没其中的鬼神精灵时常被人看见”的传说。

  从此前广元、雅安等地出土的船棺不难看出,这些分布着船棺的地方一般都和当地经济文化水平相关。刘雨茂介绍,广元属于出川关隘,在地理位置上比较重要,而雅安荥经出土的船棺,主要和当地的铜矿资源有关。“蒲江在古蜀属于临邛,当地不仅占据了盐业资源,还有铁矿资源,同时也是南方丝绸之路的交通要塞”。因此,在当地出现这么多船棺,也就不难理解。

  多学科开工

  遗址将原址保护

  考古专家透露,此次考古发掘也派出了最强的文物保护队伍,一边发掘一边做保护。“文物出土后立马送到实验室进行清理。”考古专家介绍,此次考古还对周边泥土进行了提取,经研究后还原出当地的环境。在发掘过程中,出现了剑柄完好的铜剑,这对于专家们研究古代战士如何使用刀剑,提供了极大的数据支持,而在之前出土的文物中,一般刀剑只有剑身,木柄几乎没有保存下来。

  在考古探测发掘中,也使用了地磁探测仪器等先进工具,多学科运用到了此次考古中。据现场考古工作者透露,当地原本是房地产开发项目,因为出土文物珍贵,当地政府已经决心原址保护,在当地修建博物馆保护这些战国旧迹。

  成都商报记者 宦小淮

  摄影记者 张直 实习生 唐婕

Copyright © 2016 www.v451.com 版权所有· 盘锦新闻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