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主页 > 我家理财 >

23岁青年跳楼 给妈妈发微信诀别 背后故事太虐心

时间:2017-08-09 12:04 来源: 阅读:

原标题:23岁青年跳楼 给妈妈发微信诀别 背后故事太虐心

8月2日下午6时许,深圳龙岗区布吉长龙花园一栋楼顶上,23岁的小方(化名)因自己要读书的想法得不到家里人的支持,从八楼跃下……

以下为视频

↓↓


结果纵身跃下的小方胰腺、内脏等多处有破裂,脊椎和后脑骨骨折,目前仍未脱离生命危险。而楼下想要伸手接儿子的小方父亲也左手骨折。


▲小方仍未脱离生命危险。

妈妈曾有不祥的预感

8月2日下午还不到六点,小方的妈妈就将饭菜做好了,像往常一样来到大儿子小方的门外喊他吃饭,但房内并没有回答,于是妈妈便重新又回到阳台做起了手工活,等待小儿子和女儿回来一家人吃饭。

不久后,小方穿着便装从房间出来,准备出门,妈妈问他句话,这次他头也没有回就离开了。

妈妈看在眼里,心里却不是滋味,自从两天前大儿子发了那条带有强烈负面情绪的微信后,两人已经两天没说上话了。

在深圳最炎热的季节里,太阳还高高地挂在天的西边,不肯落下,但她却感到家里异常的冷冰冰,她有种不祥的预感。

懂事孩子为了家庭放弃学业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小方的父母随着改革开放的浪潮,从老家广东普宁来到了深圳,但由于父母文化低,加上小方妈妈体弱多病,一家人靠小方父亲赚钱,一直过得紧巴巴的。

1995年小方在深圳出生,作为潮汕人,儿子的出生让家里松了一口气,给这个家带来了希望。随后,他的弟弟也在深圳出生,而此前一直在老家的姐姐也在2000年被带到父母的身边,一家人总算在深圳团聚了。

小方的弟弟还记得小时候,家里五口人挤在城中村的老房子里,总是因为不断上涨的房租而不停地搬家,而最近的一次是两年前从新三村搬到了现在住的长龙花园,一家五口人挤在不到百平米的老房子里。

由于三姐弟年龄相差不大,上学费用就成了家庭的主要负担。

小方爸爸没有上班,只靠着起早贪黑地开摩托车,赚到的钱仅够一家人的日常开销。无奈之下,小方的姐姐放弃了学业出来打工,但低微的收入无疑是杯水车薪。

“那几年家里经济条件不好,那段时间老婆刚刚做过一场手术,让原本困难的家更加雪上加霜。”小方的爸爸这样描述那段时期的家庭状况。而此时天生敏感懂事的小方觉察到了家庭的难处,便主动向父母提出要出社会赚钱养家。

2010年夏天,初三毕业的小方离开了校园,那时他才刚满17岁。

辍学后的生活与紧张的家庭关系

离开了校园的那段日子,小方先后换了数份工作,从地铁站的安保人员到大型超市的售卖员,他都干的不长久。

小方的弟弟告诉记者,他比哥哥小三岁,但是上学却只比哥哥晚一年,等自己考上免学费的中专后,“哥哥这时就有想法了。”

在他上到中专二年级的时候,哥哥就跟妈妈表露心迹要求重返学校,“那时候家里条件刚刚好转,妈妈并没有急着答应哥哥。”小方的弟弟说,但他知道从那时起,哥哥就已经下定决心要上学了。

一年前,小方从超市辞去了工作,回到家中一直没有重新找工作,“哥哥是一心想着要读书,已经没有心思去工作了”,小芳弟弟说,这段时间发现哥哥的床头经常放着几书本,还向姐姐借书看,似乎这一切都在为重返校园作准备。

“他的性格像足了我爸,急性子、很倔、也很霸道”,在弟弟的眼里哥哥小方总是很强势,甚至常常欺负他,这在他和哥哥的相处中产生隔阂。

▲小方父亲左手骨折,正在接受治疗。


近十年里兄弟俩极少交流

弟弟还记得那是在自己五年级的一个晚上,自己被哥哥无情地从床上赶下,妈妈发现时,自己已经在地板上睡着了。为了避免兄弟俩争斗,弟弟从此搬进了姐姐的房间,和姐姐一住就是十年。

“弟弟睡上铺,我睡下铺”姐姐表示,现在她和弟弟还是住在同一间房,只不过从以前的上下铺变成了两张床,中间拉着一道厚厚的帘布,“没办法,他俩好像从来都不对路子”,她说。

小方的姐姐透露,弟弟小方人很好,性格内向有点腼腆,和陌生人基本很少说话,只有在他相熟的人面前他才话多。但自从去年没有上班后,他在家的话就更少了,常常下午或晚上出去,到深夜三四点才回家,整个人变得更加难以相处了。

“因弟弟小方的性格很强,他跟爸爸的关系很差,常会拌嘴;跟弟弟的关系更僵”,姐姐表示,只有妈妈跟他关系最好,会经常交流,也正因此小方将自己的上学的想法告诉了妈妈,也只能跟她说。

▲8月3日上午,小方被推入手术室进行腹腔手术,医生表示其仍有生命危险。


一个月前,小方的外婆病危,没有上班的小方和妈妈两人回到了外婆身边。 “其实他很有孝心。”姐姐透露小方和外婆最亲,他一直陪着外婆走完了人生最后的时光。

7月15日,外婆离开后第三天,小方回到深圳的家中,再次向妈妈提出要上学的想法,妈妈也答应他,但是要求他选好专业再决定什么时候上学,“好的专业方便以后好就业”,妈妈事后解释说。

7月31日,妈妈召集了除小方之外的家庭成员在亲戚家开了一个家庭会议,建议大家凑钱给小方上学。

他用微信和母亲“诀别”

就在7月31日深夜,小方通过微信和妈妈聊了很多话,他很想上学,不愿意接受妈妈的建议跟着小舅去做生意,最后到了以死相逼的地步。

▲7月31日,小方和妈妈的微信聊天,他表示要求“找外婆”。


“我不会再听你的话了,等着吧。”在小方给妈妈回复微信的开头是这么说的,他对自己七年前放弃学业的事耿耿于怀,觉得当初选择放弃学业是在浪费时间,他不想在继续浪费时间,更不想照着妈妈的想法去做,他表示:“那我还不如去死。”

在这条儿子小方给妈妈发的出事前最后一条微信中,小方表露出向往学习却得不到支持的无奈,“我给了你时间,既然没有结果,那就算了,我去找外婆。”微信的最后是这么说的。

而此时,外婆已离开他们半个多月了。

8月2日下午,正在阳台做手工活的妈妈,听到电话响了,是小方的来电,小方在电话那头冷静地对妈妈说“到阳台看对面楼的天台”,她看见自己的儿子站在对面天台的边沿上正看着自己说“你很让我失望!”,接着小方便挂断了电话,她再打回去发现手机已经关机了。

起初,妈妈还以为是小方闹着玩,叫他不要开玩笑,很危险。但随后,她感到了不对,赶忙来到了儿子所在的天台,但儿子已经拒绝妈妈靠近了。

而此时,平日里强势的爸爸老方也在楼下哭着央求儿子不要做傻事,情急下,老方对着楼顶的儿子“扑通”地跪下了,嗓子都喊哑了。

这次,小方没有再信妈妈一次,他看着妈妈,张开双手,从八楼一跃而下。

老方在下面伸出双手,奋不顾身地冲过去,但这次他脱手了。

小方父亲受伤了,小方被送往医院抢救。

截至发稿时仍未渡过危险期


2日,在布吉人民医院外科楼,记者见到了小方父亲,医生正给他用夹板固定骨折的左手,他神情恍惚地靠着有血迹的病床上,脸色煞白,紧闭着双眼并不愿意谈起此事。

▲老方颓然地坐在病床上。


小方的弟弟正在轻轻地拍打着他妈妈的背,低声安慰着,妈妈正默默流着泪,头耷拉着。

“其实现在家境好了,哥哥去读书也是可以的,但没想到会造成这样的后果,现在家人都很后悔。”弟弟表示,希望哥哥能够坚强活下来,他们都支持他。

▲8月2日,小方的弟弟只能安慰已经崩溃的母亲。


2日,参与抢救的医生表示,抢救工作正在紧张进行之中,小方即使抢救过来也将面临高位截瘫,“这还是在其父亲伸手接一下情况下,如果不是那一下,他当场就有可能毙命。”

截至今早(4日),小方仍未脱离生命危险。


Copyright © 2016 www.v451.com 版权所有· 盘锦新闻
Power by DedeCms